学校怪谈之笑

  • 6619952.cn   来源:绮绮网   2020-07-03 04:31:10  

学校的校规栏是用一块大型的木板所定制的,上面一共有二十条校规,最后的一处地方空出了一块大约有两行字的位置。

从外观看上去不难看出,在下面的位置有明显被人用涂料给涂上去,涂的很不仔细,有些位置还能看出金色的字迹。

来学校读书都知道,每年到了七月的时候,所有在校的学生都的遵守一个校规,那就是笑,而且不能笑,如果还是一意孤行的不遵守,那么,红斑女就会在任何时间,在学校里的任何地点,把你给抓走。

距离7月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,学子们挤挤攘攘地走出了校门口,似乎并没有把七月的校规放在心上。

所有人都是有说有笑的,气氛特别的活跃。许多走出学校的学生并没有马上离去,而是围在校门口摆放着的一些摊位,站在那里选择吃的东西。

停放在校门口的摊贩们也笑的合不拢嘴,递出的食物换来一张张白花花的钞票。

此时,学校里想起了最后一声铃响,在提示着同学们要赶紧离开学校。

不然,再过5分钟后就要完全关闭校门了。

此时的小透还趴在排球馆里的更衣室里睡觉,一声突然的响起的声响,把小透从美梦中惊醒。

小透睡眼惺忪的望了望四周,突然间如梦初醒,猛地站直了腰。

抬头看了一眼更衣室内的挂钟,已经是5点55分。

小透急急忙忙的把外套穿好,赶紧跑回了教室拿回书包,在经过教师办公室的时候听到了里面好像有人摔倒的声音。

这个钟点,整个学校应该除了保安大叔还在之外应该不会有其他人在校的可能,而且这种可能性不大的。

但是为了避免里面真的有人,小透走至关闭的门前,轻轻的敲了敲问道:“老师?”

屋里静静的,没有一丝声响。

小透站在门外停留了片刻,在确认了屋里确实没有人了,小透准备迈开腿离去,偏偏这时候,从里面被上锁的门“咔嚓”的一声响,竟然打开了一条缝。

小透注视着这诡异打开的门缝,终于还是决定推门进入。

六月的天气十分闷热,尽管这个时候刚下山的太阳已经染红的半边天,这样的余晖没有一点灼热感。

但是这室内就仿佛一个烤炉,温度还是居高不下,小透一进去办公室,就热出了一身汗。

这个办公室是高三的五个老师所公用的,在办公室的还有另外一个小型的办公室,仅仅后一个人办公。

而再一次,小透听到了从里间听到了更大的声音,有笔筒摔在地上的声音。这回小透完全确认自己并没有听错,直接走过去,打开了里间的房门。

散落一地的笔,小小的房间里根本没有看到一个人影,令小透困惑的是,因为房间是密封的状态,没有透风的可能性,那这地上的散落的笔,是怎么从桌上倒下来的呢。

“嘻嘻…”小透的耳边响起了一声女人的嬉笑声,马上进入了精神紧绷的状态。

小透内心一紧,冲出里间,直奔大门,当手快要碰到大门的时候,大门竟然自己关上了门,被人从那一声声魔性的笑声,不停的小透的耳边环绕,声音也越来越大,几乎要震穿她整个耳膜。

突然,小透的一声尖叫,那些笑声停止了,想换为低声的抽泣声。

在距离小透不远的地方的工作台边上,顿时出现了一个人,她身着粉色的上衣,酒红色的裙子,脸部被长发所遮挡。小透站在那里不敢上前,她回想起自己刚刚进来办公室的时候发现这屋里面一个人都没有的,这个人,会不会是自己进入了里间后,偷偷跑进来,躲在这里的。

好奇心盖过了小透内心的无限恐惧,开始慢慢挪动步伐,朝那个蹲在办公桌边上的女人靠近。

小透的每一步都移动得特别小心。

这时候,窗外的光线几乎在一瞬间,褪去了仅有的一丝光线。

在距离女人不到半米的位置,小透伸出了手,准备要看到女人的肩膀时,女人突然一下子从地面猛地站起,凶神恶煞的伸手死死的掐住了小透的脖子,任凭小透再怎么挣扎,对方就是不放。

在意识朦胧间,小透突然从排球室的休息椅子上摔下。

她惊魂未定的从地上坐起,跑到厕所间,脖子上被掐着的掐青清晰无比,原来不是做梦。

小透抬头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时钟,上面显示的时间赫然显示着6点55分!!!

小透惊慌失措的走出了排球馆,在跑回教室拿书包离开学校的小透故意绕开了一个大圈,就是不想要经过她梦到的那间办公室。

小透跑出校门口的一瞬间,拉闸门已经到点自己关闭了,小透回望了一眼乌云盖顶的教学楼后,冲忙的迈着步伐离开了。

这所学校曾经有过这么一个老师,她美艳动人,皮肤白皙,身材那可是一个s的体态,当时还有一个感情十分稳定的富二代男朋友,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。

这个老师也在为他们的婚礼准备一些事宜。

而就在她为了婚礼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,有一天,女老师在自己的办公桌上面看到了一封信,粉色的信封,还有淡淡的花香,是女老师最喜欢的薰衣草。

女老师以为是自己的男朋友搞得浪漫,迫不及待的打开了信封。只是,她怎么也没有想到,居然是一个暗恋自己的学生写给自己的情书。

女老师怕被同事说什么闲话就立刻把信撕掉,随即扔到垃圾桶里。

没想到自己下班的时候,却被一个同学在一处无人的地方堵住了去路。在得知自己的表白被拒绝后,男生恶狠狠留下一句话,就离开了。

从那之后开始,女老师的身材变得臃肿,皮肤也变得粗糙不堪,特别是她最引以为傲的脸部居然长了一个个红斑,随着时间越来越大。当女老师回想起那男同学的话,想去找的时候,男同学早就消失得不知去向了。

许多同学也不再去听这个女老师的课了,同事们也经常在暗地里对女老师指指点点,连感情一直稳定的男朋友也提出了分手。

多从打击下,女人就变得神经兮兮,经常认为有人在笑她。

在七月一号的当天,从学校教学楼的顶楼,跳下身亡。

自从这个女老师死后,每到每年的七月,学校任何一个人笑了,都会在当天以各种莫名其妙的死法死亡,有的直接失踪不见。